<dl id="du2xo"></dl>
  • <dl id="du2xo"><ins id="du2xo"></ins></dl>
    <dl id="du2xo"></dl>
  •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名人 > 龍且:項羽帳下五大將之首

    龍且:項羽帳下五大將之首

    發布時間:2014-07-04 11:24:33 閱讀(

    龍且(讀ju),秦末楚漢爭霸時期西楚國猛將。是項羽手下第一猛將,與季布鐘離昧英布虞子期為楚軍五大將。官拜西楚國大司馬。

     

    公元前206年,漢王劉邦起兵平定三秦,楚將龍且與魏相項他與漢將灌嬰在定陶之南交戰,龍且戰敗。公元前204年,龍且、項聲攻淮南,大破黥布軍。黥布逃亡漢軍處。公元前203年十月,韓信平定臨淄,項羽派遣龍且率兵20萬攻打韓信。韓信使計水淹龍且軍,龍且被殺。

     

    龍且

     

    在史記中,赫赫西楚大司馬、傳說中項羽手下第一猛將的龍且,一共只有四次戰績,還有兩次是敗績:

     

    第一次,秦二世二年七月,于東阿大破秦軍。

     

    第二次,漢高祖二年,彭城之戰前,與劉邦軍戰,敗于定陶。

     

    第三次,漢高祖三年,英布背楚,于淮南大敗英布。

     

    第四次,漢高祖四年,率楚軍二十萬救齊,與韓信戰于濰水,戰死。

     

    這就是龍且全部的人生軌跡——項氏初起兵時即為大司馬,后一直為西楚重將,直至戰死于濰水一戰。

     

    龍且活著時雖然只出場了四次,但他戰敗身死之后,卻一次又一次地出現在漢初功臣表上。劉邦手下的大小將領們,不論是功高者如韓信曹參灌嬰,還是籍籍無名者如傅寬王周蔡寅丁復丁禮,都被記上了“殺龍且”這一大功。

     

    可以說,濰水一戰,龍且之死,鋪平了漢初大批將領日后的封侯之路。當然,龍且之死的影響,絕非只是為漢營諸將作墊腳石如此簡單。龍且之死,堪稱楚漢戰爭中最具影響力的一次大將陣亡,龍且本人也成為了五年楚漢相爭中雙方陣亡將士中最高級別將領之一。

     

    濰水之戰,是楚漢之爭的重大轉折點。這一役,漢軍占領三齊之地,對西楚形成了戰略包圍。韓信斬殺龍且,擊潰西楚二十萬大軍,使項羽在痛失大將的同時,也失去了西楚的最后一支有生力量。楚漢之爭的形式從此逆轉,項羽由攻轉守,劉邦則開始了全面的戰略反攻。

     

    正是龍且在濰水之戰的失利,讓楚漢之爭的形勢完全倒轉,直接導致了項羽最后的敗亡。

     

    那么,在楚漢之爭中起到了舉足輕重地位的龍且到底是什么人?

    一、西楚大司馬

     

    西楚建國之后,項羽在行政上很大一部分沿用了舊楚官制,其中級別最高者,文為令尹、柱國,武為大司馬。

     

    大司馬,實為統領全國軍事的最高長官。能當得大司馬一職、統領全國軍事者,必是受到項羽絕對信任的。史記一共記載了項羽的三任大司馬,龍且,曹咎,周殷。這三人與項羽的關系如何?

     

    項梁嘗有櫟陽逮,乃請蘄獄掾曹咎書抵櫟陽獄掾司馬欣,以故事得已。】《史記。項羽本紀》

     

    【大司馬咎者,故蘄獄掾,長史欣亦故櫟陽獄吏,兩人嘗有德于項梁,是以項王信任之。】《史記。項羽本紀》

     

    早年在江東時,項梁曾犯事入獄,多虧曹咎出面才擺平,曹咎是項梁的救命恩人,與項氏的關系自是非同一般。

     

    而龍且和周殷呢?

     

    【顧楚有可亂者,彼項王骨鯁之臣亞父、鐘離眛、龍且、周殷之屬,不過數人耳。】《史記。陳丞相世家》

     

    陳平為劉邦獻離間計時,特地點了四個人的名:范增,鐘離昧,龍且,周殷。這四個人,在他看來,這四人是項羽為數不多的“骨鯁之臣”。陳平先前曾評價項羽道:“項王不能信人,其所任愛。”(《史記。陳丞相世家》)能夠成為陳平眼中“不能信人”的項羽身邊的“骨鯁之臣”,可見他們在項羽身邊的地位之高。陳平對這幾人的離間究竟取得了怎樣的效果?從結果上來看,陳平好像使得范增被氣走,病死于返鄉途中,還使得項羽不再信任鐘離昧等人。但實際情況如何呢?

     

    首先,范增被氣走并非陳平離間之故。

     

    【漢之三年,項王數侵奪漢甬道,漢王食乏,恐,請和,割滎陽以西為漢。項王欲聽之。歷陽侯范增曰:“漢易與耳,今釋弗取,后必悔之。”項王乃與范增急圍滎陽。漢王患之,乃用陳平計間項王。項王使者來,為太牢具,舉欲進之。見使者,詳驚愕曰:“吾以為亞父使者,乃反項王使者。”更持去,以惡食食項王使者。使者歸報項王,項王乃疑范增與漢有私,稍奪之權。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為之。愿賜骸骨歸卒伍。”項王許之。行未至彭城,疽發背而死。】《史記。項羽本紀》

     

    這里太史公說“項王乃疑范增與漢有私”,完全屬于他個人的主觀揣測。范增一直是楚軍陣營中要置劉邦于死地最堅決的人,不論先前的鴻門宴還是此處的滎陽之圍。項羽再笨,也不可能疑心范增暗地里與劉邦有來往。倘若項羽真疑心范增與劉邦有私,那就絕不會放走范增,要么殺之,要么軟禁,放走范增他就不怕范增把楚軍最高機密全都泄露給劉邦么?

     

    他奪范增之權,并非疑心范增,而是正好借此機會擺脫范增的掣肘。范增在項羽集團中的身份是謀士,職責就是獻策。然而,可范增常常企圖干預項羽的決策,偏偏還喜歡倚老賣老,經常在眾人面前不給項羽面子,項羽這種心高氣傲的人怎么受得了?而且由于“亞父”這個身份,還不得不對范增處處忍讓,這對項羽來說太憋屈了。

     

    因此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相信陳平這個離間計,都正好借此機會讓范增交出權力,回家養老。項羽奪范增之權,是他個人的決策,和陳平的離間是沒有太大關系的。更何況,說句實話,這個離間計真的沒有什么技術含量……

     

    再來看看對鐘離昧、龍且、周殷的離間。

     

    【陳平既多以金縱反閑于楚軍,宣言諸將鐘離眛等為項王將,功多矣,然而終不得裂地而王,欲與漢為一,以滅項氏而分王其地。項羽果意不信鐘離眛等。】《史記。陳丞相世家》

     

    這里說項羽不信鐘離昧等人,也是沒有依據的,很可能又是太史公對當時情形做出的揣測罷了。陳平使反間計正是項羽對劉邦的滎陽之圍之時,時間是漢高祖三年。而在此之后,這三人仍然得到了項羽的重用:

     

    【楚使項聲、龍且攻淮南。】《史記。黥布列傳》

     

    【楚亦使龍且將,號稱二十萬,救齊。】《史記。淮陰侯列傳》

     

    【漢軍方圍鐘離眛于滎陽東,項王至,漢軍畏楚,盡走險阻。】《史記。項羽本紀》

     

    【六年,布與劉賈入九江,誘大司馬周殷。】《史記。黥布列傳》

     

    龍且先是率軍前往討伐翻盤的英布,后又率二十萬之兵救齊,一直是項羽最為倚賴的將領。周殷在龍且曹咎死后,即任西楚大司馬,掌九江兵。鐘離昧一直率軍在滎陽前線與漢軍主力相持,兵敗后項羽還親自前往救援。因此,太史公在這里說項羽從此“不信鐘離昧等”是說不通的。

     

    陳平的離間計其實是完全失敗了,而他眼中的這四個“骨鯁之臣”,也確實對項羽忠心可鑒。除了周殷在最后不知為了什么原因降了劉邦,范增自始至終都在為項羽的霸業謀劃,直至負氣出走疽發病死;龍且身先士卒戰死沙場;鐘離昧在項羽兵敗自刎后拒不降漢,直至最后被劉邦擒殺。

     

    對比一下項羽手下的其他幾位重臣:

     

    【諸項氏枝屬,漢王皆不誅。乃封項伯為射陽侯。桃侯、平皋侯、玄武侯皆項氏,賜姓劉。】《史記。項羽本紀》

     

    【楚左尹項伯者,項羽季父也,素善留侯張良。】《史記。項羽本紀》

     

    項伯,西楚左令尹,項羽的季父,楚漢時期最大無間道。他對劉邦可謂是勞苦功高,得以封侯一點不為過。背叛項羽的項氏族人并非只有項伯一人,當時還有別人也是和項伯一起站在劉邦一邊的,比如桃侯項襄。他本人的事跡我們無從考證,不過他兒子劉舍繼承了他的侯位之后,曾在景帝期間官拜丞相。

     

    【劉舍,本項氏親也,賜姓劉氏。父襄佐高祖有功。】《史記。張丞相列傳》徐廣注

     

    項伯與張良有舊,向著劉邦,也就罷了。項襄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也不去說他了。可是,連項羽及其器重的西楚柱國項佗,居然也封了平皋侯。

     

    項佗,普遍認為與記載中的項他、項它是同一人。在反秦戰爭時期就已是楚將,楚漢戰爭時期曾被項羽派至魏豹身邊任相國,亦曾與龍且協同作戰,后為西楚柱國,被灌嬰俘虜。

     

    章邯已破陳王,進兵擊魏王于臨濟。魏王使周市請救齊、楚。齊、楚遣項它、田巴將兵,隨市救魏。】《史記。魏豹彭越列傳》

     

    【(灌嬰)擊項羽將龍且、魏相項他軍定陶南,疾戰,破之。】《史記。樊酈滕灌列傳》

     

    【羽使從兄子項它為大將,龍且為裨將,救齊。韓信破殺龍且,追至成陽,虜齊王廣。】《漢書?陳勝項籍傳》

     

    (漢書中說救齊的主將是項佗,學界普遍認為這里項佗只是坐鎮彭城負責的后方事務,主將仍是龍且。)

     

    【嬰度淮北,擊破項聲、郯公下邳,斬薛公,下下邳,擊破楚騎于平陽,遂降彭城,虜柱國項佗,降留、薛、沛、酇、蕭、相。攻苦、譙,復得亞將周蘭】《史記。樊酈滕灌列傳》

     

    不管從軍事還是內政角度來說,項佗在西楚的地位都是舉足輕重的。甚至有人評價項佗是西楚的蕭何,我不知道這句話是不是還有別的史實依據,他是項羽重臣這點是毋庸置疑的。這樣一個國之重臣,在被俘后不但沒有被殺,最終還封了侯,毫無疑問,他不但降了漢,還為劉邦立了大功。

     

    項羽最親信的項氏族人、左令尹和柱國這兩位棟梁之臣,居然都投靠了劉邦。比起那幾位骨鯁之臣,真是……當然,這也側面說明了項羽常年呆在軍中,朝堂之上其實并沒有什么心腹之人。

     

    反觀武將們,他們對項羽的忠誠度可就要高的多了。

     

    傳說中的項羽手下五大將:龍且,英布,季布,鐘離昧,虞子期。這五人中,虞子期是野史人物,不做討論。龍且和鐘離昧,先前說了,是項羽的“骨鯁之臣”,為數不多的誓死忠于項羽的人。項羽雖是起用了眾多項氏族人,但這些人牽涉到不少盤根錯節的家族利益,倒也的確未必會像這些武將一樣誓死效忠。

     

    相對于項伯項佗這兩位總理級別的大臣投漢這類杯具來說,項羽在軍中還是一個很成功的領導。且不論最后垓下的八百死士與二十八從騎,項羽手下的軍隊將領在敗軍之際,沒有一個降漢的,單憑這點,項羽他可以含笑九泉了。由此看來,說項羽的心腹盡在軍中一點不為過。

     

    而項羽在軍中的最信任的人,便是龍且。

     

    項羽和劉邦是截然不同的,劉邦用韓信的話來說,最多“將兵十萬”,碰上項羽這種軍事奇才就只有挨揍的份。因此,劉邦的才能在于,他能指揮著韓信彭越等人替他打天下。然而項羽不同,項羽本身就是一個杰出的軍事家,他的戰場之才遠遠高于廟堂之能,他手下的將領們在軍事才能上甚至沒有一個能及得上他。

     

    劉邦常常是輸的一敗涂地之后向他的將領們求救,而項羽恰恰相反,往往是他親自沖鋒陷陣無往不利,而他手下的將領在哪里打了敗仗,就讓他去救援。這就是一件很尷尬的事情了:下屬的才能完全比不上領導,凡事都要領導親力親為,領導還要不停地替下屬們收拾爛攤子,這算什么事?人說項羽用人不如劉邦,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實在是他自身太優秀了導致無人可用。倘若劉邦也有項羽這樣的軍事才能,還會把指揮權全權交給韓信么?顯然不會。

     

    扯得有點遠了,繼續說龍且。其實這一段就是要說明,項羽這樣一個事必躬親的領導,英布反了,他放心地派龍且去打;齊國求援,他便將二十萬的主力大軍交到龍且手里。由此可見,項羽對龍且是多么地倚重和信任。濰水一戰龍且雖然戰敗,但他寧死不降直至戰死,畢竟沒有負了項羽對他的信任。

     

    而另一位大司馬曹咎之死,那就更是可歌可泣了,三位主將齊齊自刎于汜水之上,這是何等悲壯的場面啊!

     

    三軍用命,將士效死。項羽最后雖然兵敗身死了,但就這一點來說,他的人格魅力還是閃耀千古的。

     

    一不小心又扯遠了,繼續說五大將。

     

    五大將中,龍且在起兵時即任大司馬,一直是項羽心腹,排名第一無可爭議。

     

    英布排名第二,多是憑的巨鹿之戰的戰功。其實我個人認為英布不應該排入五大將里。他本身是地方起義軍首領,只是在懷王時期受項羽調遣,嚴格來說并非項羽手下,且后來又被封為十八路諸侯王之一,把他排在諸多西楚將領之間,實在有些牽強。對于英布的背叛,沒有什么可以譴責的。他并非西楚將領,而是一個有野心的諸侯王,諸侯之間的關系,本就分分合合錯綜復雜,為自己謀利益是應當的。后來英布反漢之時說“欲為帝”,也證實了他的野心。因此,英布在五大將中身份特殊,不適合與其他幾位作對比,更談不上忠誠度之類的。

     

    季布和鐘離昧的排名誰在前,這是一個問題。因為史記中并無季布作戰的記載,而對鐘離昧也僅僅知道他是項羽的心腹重臣,幾次作戰都沒有什么特別,他二人行軍打仗水平孰高孰低,很難確定,只能從劉邦對他們倆的怨恨程度來側面推斷。

     

    【季布者,楚人也。為氣任俠,有名于楚。項籍使將兵,數窘漢王。及項羽滅,高祖購求布千金,敢有舍匿,罪及三族。】《史記。季布欒布列傳》

     

    【布數為項羽窘上,上怨之,故必欲得之。】《史記。季布欒布列傳》

     

    【項王亡將鐘離眛家在伊廬,素與信善。項王死后,亡歸信。漢王怨眛,聞其在楚,詔楚捕眛。】《史記。淮陰侯列傳》

     

    一個是懸賞千金,一個是勒令逮捕,劉邦更恨誰一些還真不好說。不過劉邦“詔楚捕眛”一定程度上是為了為難韓信,這么看來好像還是季布更重要一些。不過,就忠誠度來說,鐘離昧是勝過季布的。畢竟,季布被劉邦赦免之后還是當了漢臣,此乃后話。

     

    說完五大將,終于可以來說說大司馬了。

     

    有史記載中,項羽前前后后共封了三位大司馬:

     

    第一任龍且,在項梁起兵之初(公元前208年)即為大司馬,漢高祖四年十一月(公元前203年)于濰水戰死。

     

    第二任大司馬海春候曹咎,很可能是在西楚建國后與龍且同時在任的,同年戰死于成皋汜水。

     

    第三任大司馬周殷,漢高祖五年十一月(公元前202年)舉九江兵叛楚,與英布、劉賈會,后圍項羽于垓下。

     

    項羽這三位大司馬,是項羽也是整個西楚的杯具。可以這么說,項羽的霸業,算是砸在他這三個大司馬手里了。龍且曹咎先后把楚軍的生力軍損失殆盡,周殷又在最后時刻反戈促成了垓下之圍,這不是杯具是什么?

     

    龍且和曹咎真可謂是難兄難弟,同樣是大司馬,同樣輸掉了項羽的主力,戰敗時間相差無幾,連死法都那么相似。

     

    龍且之死詳見第四章,這里就不贅述了,先說說曹咎吧。

     

    首先,他和司馬欣都是項梁的恩人,這一層關系,前面已經提到過了。

     

    曹咎是何時任大司馬的,這一點不是很清楚,很可能是與龍且同時在任的。史書上關于龍且和曹咎戰敗的記載,不同列傳里的先后順序是不一樣的,而且也加上了“是時”一詞表示二者是同時發生的。從時間看來,都是漢高祖四年初發生的事,前后不會超過三個月。當時的形勢是,彭越在梁地打游擊,項羽親自率軍與彭越周旋,西路派曹咎守成皋和劉邦主力對抗,東路派龍且北上救齊與韓信對決,后龍且在濰水被韓信所殺,曹咎也在成皋戰敗身死。他們倆誰先死,這不好說,倘若曹咎死在龍且之后,那么曹咎也有可能是龍且的下任。

     

    總而言之,曹咎是項氏一族的恩人,也是項羽的在軍中的重將之一。并且,曹咎還被項羽封了侯。要知道,項羽在咸陽分封的十八個王和兩個侯,完全是為了安定諸侯之心,并沒有給他自己的西楚將領任何封地。直到后來,項羽才給手下有功之臣封侯,而史料中有記載的,只有兩人——歷陽侯范增,海春侯曹咎。能與范增并列,可見曹咎在項羽集團中的地位。

     

    看一下史記中對曹咎戰敗的記載:

     

    【四年,項羽乃謂海春侯大司馬曹咎曰:“謹守成皋。若漢挑戰,慎勿與戰,無令得東而已。我十五日必定梁地,復從將軍。”乃行擊陳留、外黃、睢陽,下之。漢果數挑楚軍,楚軍不出,使人辱之五六日,大司馬怒,度兵汜水。士卒半渡,漢擊之,大破楚軍,盡得楚國金玉貨賂。大司馬咎、長史欣皆自剄汜水上】《史記。高祖本紀》

     

    【項王乃謂海春侯大司馬曹咎等曰:“謹守成皋,則漢欲挑戰,慎勿與戰,毋令得東而已。我十五日必誅彭越,定梁地,復從將軍。”乃東,行擊陳留、外黃。漢果數挑楚軍戰,楚軍不出。使人辱之,五六日,大司馬怒,渡兵汜水。士卒半渡,漢擊之,大破楚軍,盡得楚國貨賂。大司馬咎、長史翳、塞王欣皆自剄汜水上。】《史記。項羽本紀》

     

    高祖本紀和項羽本紀的記載大體相同,唯一的區別是戰敗后自剄的將領。塞王欣和長史欣,都是指的司馬欣。長史翳,指的是翟王董翳,高祖本紀里沒提到而已。

     

    既然說到司馬欣和董翳了,也就順便提一下章邯以及他們的過往。章邯、司馬欣、董翳,此三人以前都是秦將。巨鹿之戰后,項羽與章邯僵持不下,司馬欣回咸陽請事時差點被趙高所殺,逃回后說動章邯投降了項羽。后項羽坑殺秦二十萬降卒,入主關中后又將三人關中之地封給這三人,章邯為雍王,司馬欣為塞王,董翳為翟王。劉邦出關后,攻下三秦之地,司馬欣和董翳皆降漢,章邯堅守近一年后城破自剄。彭城之戰項羽大敗劉邦后,司馬欣和董翳又重新投靠了項羽。前面也說了,司馬欣是項氏的老熟人,還有恩于項梁,他投奔項羽沒什么好驚訝的,還順帶捎上了章邯和二十萬秦兵的大禮。后因為項羽殺降事件,他們三個就成了一條繩上的螞蚱。再后來章邯死守廢丘,司馬欣和董翳被迫降漢,彭城之戰又回到項羽身邊,可謂是歷經坎坷。且不論他們對項羽到底有多少忠誠度,他們都只能站在項羽這一邊,因為殺降事件讓他們失盡天下民心,除了依附項羽他們別無選擇。

     

    繼續話說回來,曹咎司馬欣董翳三員大將駐守成皋,與劉邦對峙,項羽還特地交代了只守不攻,本來不會出什么大問題。然而,曹咎居然被罵了幾天就沉不住氣擅自引兵出擊,導致全軍大敗,這實在是匪夷所思。按理說,叫罵挑釁這種小把戲,稍微成熟一點的將領都不會吃這一套,曹咎身為堂堂西楚大司馬,怎么會上這種當?究其根本,并非曹咎經不起漢軍的叫罵,而是他內心沒想遵守項羽交代的“堅守不出”的命令。他和龍且一樣,輸在了輕敵上。由此看來,西楚全軍上下,從項羽本人起,便一直存在著這樣錯誤思想。這雖然不是項羽敗亡的直接原因,卻埋下了重大的隱患。

     

    成皋兵敗之后,三人皆自刎于汜水之上,不愿降漢是其一,而更多的恐怕是內心的自責與愧疚,無顏再見項羽。這就和項羽日后無顏見江東父老是一個道理。違抗軍令擅自出城被敵人半渡而擊全軍覆沒,不管龍且此時是否業已兵敗,他們三人這樣匪夷所思地斷送了成皋和項羽的西路大軍,確實已無顏再面對一直對他們信任有加委以重任的西楚霸王了。

     

    不過話說回來,雖然曹咎三人在軍事上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但以他們地位之高,一個大司馬、兩個諸侯王,戰敗后齊齊自刎,此等悲壯與忠烈之心還是驚天動地日月可表的。

     

    在短短數月之內,項羽西亡曹咎,東失龍且,數十萬大軍全軍覆沒。劉邦破成皋,韓信盡占齊地,彭越于梁地斷楚糧道,此時的西楚真正是到了強弩之末了。因而項羽在不久后,便無奈與劉邦簽訂了鴻溝之約。

     

    所以不客氣一點說,項羽的基業,就是斷送在曹咎和龍且手上的。

     

    下面再說一下另一個大司馬周殷。

     

    周殷在史記中沒有任何作戰記載,除了是陳平眼中項羽的“骨鯁之臣”外,就只在最后叛楚的時候出現,各列傳中記載如下:

     

    【及劉賈入楚地,圍壽春,漢王敗固陵,乃使使者召大司馬周殷舉九江兵而迎武王,行屠城父,隨劉賈、齊梁諸侯皆大會垓下。】《史記。高祖本紀》

     

    【劉賈軍從壽春并行,屠城父,至垓下。大司馬周殷叛楚,以舒屠六,舉九江兵,隨劉賈、彭越皆會垓下,詣項王。】《史記。項羽本紀》

     

    【六年,布與劉賈入九江,誘大司馬周殷,周殷反楚,遂舉九江兵與漢擊楚,破之垓下。】《史記。黥布列傳》

     

    先前,關于陳平點名的四位項羽重臣,我們已經討論過,除了周殷,其余三人都是對項羽忠心耿耿誓死效忠的。然而為何周殷最后會反楚,而且還“舉九江兵與漢擊楚”對項羽反戈一擊,這是一個謎,我至今也沒找到任何相關證據。只根據這幾處記載來看,周殷叛楚并非一朝一夕之念,而像是早已有預謀的。一個“召”字,一個“誘”字,都顯示出劉邦似乎與周殷早有約定。因此項羽兵敗時大司馬周殷握九江重兵卻不北上救援并非偶然。

     

    周殷身為項羽最為信任的心腹之一,卻為何在最關鍵的時刻背楚投漢對項羽落井下石?難道他是劉邦安插在項羽軍中的無間道?好像不太可能,畢竟陳平特地點了他的名。于是我們可以往兩方面猜測:一是劉邦許下高官厚祿誘他反楚,二是他和項羽有私仇。

     

    第一個猜測比較合理一些,但劉邦的漢功臣表中并沒有周殷的名字。項伯的功勞都足以封侯,以大司馬之身在關鍵時刻反水的周殷不可能一點功績都沒有。更何況,韓信彭越英布等效命于劉邦之人,劉邦尚要以大片封地來換取他們的出兵,更何況是要策反敵對陣營中的大將?而且周殷反的很干脆,一點都沒有像韓信他們那樣趁機敲詐勒索的意思,這就更匪夷所思了,讓人不得不往第二個猜測上想。

     

    其實還有第三種可能性,就是周殷有可能和英布私交很好,因此英布前去誘他反楚,他很爽快地就答應了。

     

    【於是乃使人入九江。楚已使項伯收九江兵,盡殺布妻子。布使者頗得故人幸臣,將眾數千人歸漢。】

     

    【漢五年,布使人入九江,得數縣。】

     

    【六年,布與劉賈入九江,誘大司馬周殷,周殷反楚,遂舉九江兵與漢擊楚,破之垓下。】《史記。黥布列傳》

     

    總而言之,不管周殷反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他的背叛,都是對項羽的致命打擊,甚至可以說是壓垮項羽的最后一根稻草。正是由于他的九江兵的加入,使得漢軍對項羽的包圍圈最終成型,致使一代霸王自刎烏江。

     

    于是綜上所述,龍且曹咎周殷這三位大司馬,先有曹咎龍且戰敗身死全軍覆沒,后有周殷臨陣倒戈。項羽的西楚霸業,確確實實是毀在他最信任的三個大司馬手里啊,真是可嘆。

     

    及項羽入關中后,分封十八路諸侯王,多是六國舊諸侯以及各路義軍頭領,項羽的下屬們并未得到封賞,連他最親信的范增都未能有一席之地。然而英布卻得以封為諸侯王,這在項羽的部屬中是絕無僅有的:“當陽君黥布為楚將,常冠軍,故立布為九江王,都六。”(《史記。項羽本紀》)固然這也是考慮到了英布與他岳父吳芮在九江一代的勢力,但吳芮已封了衡山王,英布被封王的絕大部分原因還是他自身的赫赫戰功。

     

    被封為九江王之后,英布的角色就開始轉變了。如果先前他還算得上是項羽的一個部將的話,如今他一下子成為了一方諸侯,自然也有了爭天下的念頭。然而先前說了,他的杯具就在于,他有了這個念頭,卻下不了決心。從史記的描述來看,英布其實是一個相當可愛的性情中人:

     

    【少年,有客相之曰:“當刑而王。”及壯,坐法黥。布欣然笑曰;“人相我當刑而王,幾是乎?”】

     

    【淮南王至,上方踞床洗,召布入見,布大怒,悔來,欲自殺。出就舍,帳御飲食從官如漢王居,布又大喜過望。】

     

    【與布相望見,遙謂布曰:“何苦而反?”布曰:“欲為帝耳。】《史記。黥布列傳》

     

    這樣一個性情中人,和項羽必定是很合得來的。而項羽也確實對他不薄,甚至他們的私交可能很好。畢竟,連項羽最親信的范增龍且等人都沒能封王,項羽對英布真算是情深義重了。殺懷王如此重要的事情,項羽能夠這么放心地交給他,可見項羽此時對英布是全心信任的。因此英布就在反和不反之間猶豫了,反,對不住項羽,不反,對不住自己的志向。這時候,英布做了一個最錯誤的決定——袖手旁觀。項羽攻齊,向英布征兵,英布只派了五千人去做做樣子。劉邦率諸侯聯軍大舉進攻彭城,英布更是不發一兵一卒在一邊打醬油。這擺明是跟項羽宣告:“老子不想跟你混了!”然而他的態度又不是很堅決,他覺得不相助劉邦就是在項羽那邊留了余地。

     

    這時的項羽,呃,他做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項王由此怨布,數使使者誚讓召布,布愈恐,不敢往。”(《史記。黥布列傳》)司馬爺爺的用詞一向很精辟,這短短的幾個字把項羽和英布此時的心態描寫的非常傳神。項羽派人去罵了英布好幾次,還想召英布過去當面罵他一頓……英布被罵了之后,覺得問心有愧,于是更加不敢去見項羽了。《黥布列傳》中這句話后面緊跟著就是“項王方北憂齊、趙,西患漢,所與者獨九江王,又多布材,欲親用之,以故未擊。”

     

    可見項羽對英布真的是當作戰友來看的,哪怕英布表現出了要與他劃清界限的意思,他依然認為“所與者獨九江王”,諸侯之中只有英布能與他并肩作戰。其實說白了,英布并沒有真的下定決心反項羽,項羽也沒有真正怨恨英布,他們之間還是有感情的。但是項羽這種做法……簡直就和小孩子吵架一樣……如果換了劉邦,此時一定是一大堆封賞承諾丟過去,再找個能言善辯之人去聯絡一下感情,說不定還會親自跑去拉著他的手說“寡人是真的離不開你啊”之類的。雖然本人一向認為項羽在政治上并非很多人說的那么小白,但是在處理英布這件事上,真是很幼稚,相當幼稚。項羽他大概是太自負了,過于高估了自己的人格魅力,認為英布只是一時腦子糊涂了,絕不會真的背叛他,所以才做出派人去罵他一頓這種傻事??

     

    這么多的廢話,其實都是為了說明英布背叛項羽時的心態——猶豫不決。直到劉邦派隨何前來策反英布之時,他也回答的很含糊,并未下定反楚的決心。若非隨何設計殺了項羽派來的使臣,斷了英布的退路,英布未必真的會反。可他的杯具之處正在于此,他先前顧及和項羽的情分,不忍背叛他,此時卻又禁受不住天下的誘惑,該反時不反,不該反時又被迫反了。于是他本有一爭天下的實力,最終卻只成為了劉邦打敗項羽的一顆棋子。倘若英布當初能夠當機立斷,不殺懷王而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與衡山王吳芮聯手鞏固住南楚及百越之地,再以楚地為基礎,逐步蠶食中原,則三分天下也未可知也。畢竟當時項羽正飽受齊國之患,劉邦剛剛出關未成氣候,正是趁亂而起的最好時機。

     

    及項羽入關中后,分封十八路諸侯王,多是六國舊諸侯以及各路義軍頭領,項羽的下屬們并未得到封賞,連他最親信的范增都未能有一席之地。然而英布卻得以封為諸侯王,這在項羽的部屬中是絕無僅有的:“當陽君黥布為楚將,常冠軍,故立布為九江王,都六。”(《史記。項羽本紀》)固然這也是考慮到了英布與他岳父吳芮在九江一代的勢力,但吳芮已封了衡山王,英布被封王的絕大部分原因還是他自身的赫赫戰功。

     

    被封為九江王之后,英布的角色就開始轉變了。如果先前他還算得上是項羽的一個部將的話,如今他一下子成為了一方諸侯,自然也有了爭天下的念頭。然而先前說了,他的杯具就在于,他有了這個念頭,卻下不了決心。從史記的描述來看,英布其實是一個相當可愛的性情中人:

     

    【少年,有客相之曰:“當刑而王。”及壯,坐法黥。布欣然笑曰;“人相我當刑而王,幾是乎?”】

     

    【淮南王至,上方踞床洗,召布入見,布大怒,悔來,欲自殺。出就舍,帳御飲食從官如漢王居,布又大喜過望。】

     

    【與布相望見,遙謂布曰:“何苦而反?”布曰:“欲為帝耳。】《史記。黥布列傳》

     

    這樣一個性情中人,和項羽必定是很合得來的。而項羽也確實對他不薄,甚至他們的私交可能很好。畢竟,連項羽最親信的范增龍且等人都沒能封王,項羽對英布真算是情深義重了。殺懷王如此重要的事情,項羽能夠這么放心地交給他,可見項羽此時對英布是全心信任的。因此英布就在反和不反之間猶豫了,反,對不住項羽,不反,對不住自己的志向。這時候,英布做了一個最錯誤的決定——袖手旁觀。項羽攻齊,向英布征兵,英布只派了五千人去做做樣子。劉邦率諸侯聯軍大舉進攻彭城,英布更是不發一兵一卒在一邊打醬油。這擺明是跟項羽宣告:“老子不想跟你混了!”然而他的態度又不是很堅決,他覺得不相助劉邦就是在項羽那邊留了余地。

     

    這時的項羽,呃,他做了一件很匪夷所思的事情——“項王由此怨布,數使使者誚讓召布,布愈恐,不敢往。”(《史記。黥布列傳》)司馬爺爺的用詞一向很精辟,這短短的幾個字把項羽和英布此時的心態描寫的非常傳神。

     

    項羽派人去罵了英布好幾次,還想召英布過去當面罵他一頓……英布被罵了之后,覺得問心有愧,于是更加不敢去見項羽了。《黥布列傳》中這句話后面緊跟著就是“項王方北憂齊、趙,西患漢,所與者獨九江王,又多布材,欲親用之,以故未擊。”可見項羽對英布真的是當作戰友來看的,哪怕英布表現出了要與他劃清界限的意思,他依然認為“所與者獨九江王”,諸侯之中只有英布能與他并肩作戰。

     

    其實說白了,英布并沒有真的下定決心反項羽,項羽也沒有真正怨恨英布,他們之間還是有感情的。但是項羽這種做法……簡直就和小孩子吵架一樣……如果換了劉邦,此時一定是一大堆封賞承諾丟過去,再找個能言善辯之人去聯絡一下感情,說不定還會親自跑去拉著他的手說“寡人是真的離不開你啊”之類的。雖然本人一向認為項羽在政治上并非很多人說的那么小白,但是在處理英布這件事上,真是很幼稚,相當幼稚。項羽他大概是太自負了,過于高估了自己的人格魅力,認為英布只是一時腦子糊涂了,絕不會真的背叛他,所以才做出派人去罵他一頓這種傻事??

     

    這么多的廢話,其實都是為了說明英布背叛項羽時的心態——猶豫不決。直到劉邦派隨何前來策反英布之時,他也回答的很含糊,并未下定反楚的決心。若非隨何設計殺了項羽派來的使臣,斷了英布的退路,英布未必真的會反。可他的杯具之處正在于此,他先前顧及和項羽的情分,不忍背叛他,此時卻又禁受不住天下的誘惑,該反時不反,不該反時又被迫反了。于是他本有一爭天下的實力,最終卻只成為了劉邦打敗項羽的一顆棋子。倘若英布當初能夠當機立斷,不殺懷王而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與衡山王吳芮聯手鞏固住南楚及百越之地,再以楚地為基礎,逐步蠶食中原,則三分天下也未可知也。畢竟當時項羽正飽受齊國之患,劉邦剛剛出關未成氣候,正是趁亂而起的最好時機。

     

    然而英布被劉邦策反之時,劉邦彭城新敗,諸侯紛紛倒向項羽。項羽此時雖仍在與齊國糾纏,卻還是占據了巨大的優勢。英布此時反項羽,無異于替劉邦出頭當了炮灰,而事實也正是如此。英布被劉邦逼反后,終于派兵攻打項羽,此時項羽已經認識到英布是真的背叛了他,立即毫不含糊地派出龍且項聲攻打英布。

     

    【楚使項聲、龍且攻淮南,項王留而攻下邑。數月,龍且擊淮南,破布軍。布欲引兵走漢,恐楚王殺之,故間行與何俱歸漢。】《史記。黥布列傳》

     

    這一戰龍且到底是如何勝的,我們無從得知。從英布敗相之狼狽可以看出,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場徹頭徹尾的慘敗。英布最終甚至不敢帶兵投奔劉邦,只孤身一人偷偷跟著隨何去了漢營。英布何許人也?先前說了,當得上是項羽滅秦第一大功臣,軍事水平相當不凡,而且極擅長以少勝多。英布反漢時的用兵在史記中記載如下:

     

    【楚發兵與戰徐、僮間,為三軍,欲以相救為奇。或說楚將曰:“布善用兵,民素畏之。且兵法,諸侯戰其地為散地。今別為三,彼敗吾一軍,馀皆走,安能相救!”不聽。布果破其一軍,其二軍散走。遂西,與上兵遇蘄西會甀。布兵精甚,上乃壁庸城,望布軍置陳如項籍軍,上惡之。】《史記。黥布列傳》

     

    這里可以看出,第一,英布并非只擅長硬仗,且深諳兵法,智勇兼備。第二,英布行軍風格與項羽極其相似,多年后劉邦仍對此頗為忌憚。

     

    龍且雖然在濰水之戰因輕敵而敗北,但他那一戰的對手畢竟是被譽為兵仙的韓信,不能因此而否定龍且的實力。與英布這一戰,則可以更客觀地從側面反映出龍且的軍事水平。首先,“項王留而攻下邑”這句說明項羽派給龍且的只是一部分兵力,他自己還留了一部分兵力在主戰場,因而龍且和英布的兵力差距不會太大,大致都在數萬。其次,英布攻楚在前,龍且攻淮南在后,雙方對此戰都是有充分準備的,不存在遭遇戰突襲戰這樣的情況。其三,戰事持續了數月,陣地戰的可能性較大,如韓信那般出奇制勝的可能性較小。

     

    于是,在這樣一場勢均力敵的陣地戰較量中,龍且完勝英布,令英布只身一人狼狽逃往漢營。這等的懸殊戰績,足以顯示龍且在勇略與兵法上,皆要勝過英布一籌,他的用兵之能確實在英布之上。只可惜龍且死得太早,史料記載也不多,我們后人已經無法得知他的具體戰術特點和用兵思想。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排名西楚五大將之首絕非徒有虛名。

     

    再看英布投靠劉邦之后:

     

    【於是乃使人入九江。楚已使項伯收九江兵,盡殺布妻子。布使者頗得故人幸臣,將眾數千人歸漢。】

     

    【漢五年,布使人入九江,得數縣。六年,布與劉賈入九江,誘大司馬周殷,周殷反楚,遂舉九江兵與漢擊楚,破之垓下。】《史記。黥布列傳》

     

    英布為漢立下的最大功勞便是策反他的九江舊部,后一并策反大司馬周殷,最終完成了韓信部署下對項羽的十面埋伏,使得項羽敗走烏江。

     

    殺英布的家小這種事,確實是項羽暴怒之下做得出來的,但也很有可能是項伯這個無間道的主意,為了把英布徹底逼到劉邦那一邊。這里被殺的英布之妻,無從考證是不是吳芮當初嫁給英布的女兒,如果是,那項羽此舉一并得罪了衡山王吳芮,這就等于失去了大半個楚地的控制。

     

    【初,文王芮,高祖賢之,制詔御史:“長沙王忠,其定著令。”】《漢書?韓彭英盧吳傳》

     

    介于吳芮這人在楚漢時期一直是明哲保身,我們很難判定他到底是站在哪一邊,然而從劉邦將他封為八個異姓王之一來看,還是有功于漢的。項羽因英布之事殺了他女兒從而把他推向劉邦那一邊也不是不可能。

     

    英布從在楚漢相爭之初作壁上觀,到在錯誤的時間背楚投漢,直到貿然對項羽出兵被龍且打的一敗涂地,這一連串錯誤的決定導致了他失去了爭霸天下的機會。然而更杯具的是,當天下大定之后,英布又突然重新有了爭霸天下的念頭。也許他原本并沒有這樣的打算,是韓信與彭越的無辜慘死令他兔死狐悲,才起了反漢的念頭。可這時天下早已歸漢,他早已不可能再有當年諸侯亂戰時那樣的機會,更無法得到民心。因此,他雖有“欲為帝耳”的豪情,最終還是兵敗,身死于鄉間。這一段跟龍且項羽完全沒有關系,就不細說了,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劉邦正是在征討英布時中箭,才導致身體日漸衰弱并在不久后不久駕崩的,英布的謀反還是間接對漢朝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總結一下英布悲催的人生,他是個英雄豪杰,也有亂世之才,可惜和項羽一樣婦人之仁,優柔寡斷,錯失諸多良機。其實英布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一個另一個版本的項羽,無論是性格、軍事才能,還是人生軌跡。

     

    總而言之,英布在楚漢群雄中算得上是出類拔萃的一位了,而龍且能夠在正面戰場上完勝他,“西楚第一大將”這一稱號絕不是吹出來的啊!

     

    四、濰水悲歌

     

    終于說到濰水之戰了。濰水之戰,是楚漢戰爭時期最為重要的一場轉折性戰役。此次戰役對于當時楚漢雙方形勢造成的具體影響,本文就不深入探討了,許多專業的分析論文都對此展開了詳盡的研究。總而言之,這一戰,韓信的獲勝,徹底扭轉了楚漢之間的實力對比,使得項羽一戰喪失二十萬(號稱)主力大軍,再無實力滅漢,而劉邦則由戰略防御全面進入了戰略反攻階段。

     

    龍且,身為濰水之戰的楚軍最高將領,無疑要對此次戰敗乃至項羽最后的覆滅負大部分責任。濰水之戰的具體過程,史記中以《淮陰侯列傳》描述的最為詳細:

     

    【韓信已定臨菑,遂東追廣至高密西。楚亦使龍且將,號稱二十萬,救齊。齊王廣、龍且并軍與信戰,未合。人或說龍且曰:“漢兵遠斗窮戰,其鋒不可當。齊、楚自居其地戰,兵易敗散。不如深壁,令齊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亡城聞其王在,楚來救,必反漢。漢兵二千里客居,齊城皆反之,其勢無所得食,可無戰而降也。”龍且曰:“吾平生知韓信為人,易與耳。且夫救齊不戰而降之,吾何功?今戰而勝之,齊之半可得,何為止!”遂戰,與信夾濰水陳。韓信乃夜令人為萬馀囊,滿盛沙,壅水上流,引軍半渡,擊龍且,詳不勝,還走。龍且果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信渡水。信使人決壅囊,水大至。龍且軍大半不得渡,即急擊,殺龍且。龍且水東軍散走,齊王廣亡去。信遂追北至城陽,皆虜楚卒。】《史記。淮陰侯列傳》

     

    在分析濰水之戰的過程前,我們先來介紹一下這次戰役的背景情況。

     

    ——時間——

     

    公元前203年,漢高祖四年十一月(因秦歷法以十月為歲首,十一月即年初第二個月)。

     

    在此之后,同年八月,項羽無力再戰,與劉邦定下鴻溝之約,解兵東歸。九月,劉邦背約擊楚。次年十月,韓信、彭越進兵,對項羽形成合圍。十二月,項羽戰敗自刎于垓下。由此可見,濰水之戰后,項羽幾乎是在一年之內迅速敗亡。

     

    ——地點——

     

    濰水,高密以北。

     

    濰水今名濰河,位于山東省東部,南北向,流經諸城、濰坊等市。酈道元所著《水經注》中也對此有詳細記載:

     

    【濰水自堰北,逕高密縣故城西。漢文帝十六年,別為膠西國。宣帝本始元年,更為高密國。王莽之章牟也。濰水又北。昔韓信與楚將龍且,夾濰水而陣于此。信夜令為萬馀囊,盛沙以遏濰水,引軍擊且,偽退,且追北,信決水,水大至,且軍半不得渡,遂斬龍且于是水。】《水經注》

     

    ——兩軍陣地——

     

    漢軍駐扎于濰水以西,齊楚聯軍駐扎于濰水以東。

     

    ?——參戰雙方——

     

    漢軍:

     

    最高統帥:韓信。

     

    參戰序列:曹參、灌嬰、陳武、傅寬、孔熙、陳賀、季必等。(參考自《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

     

    兵力:不詳(約十萬不到?)

     

    齊楚聯軍:

     

    最高統帥:龍且(楚軍),齊王廣(齊軍)

     

    參戰序列:周蘭,留公旋,項它等。

     

    兵力:楚軍號稱二十萬(實際約十萬?);齊軍不詳(約數萬?)

     

    關于雙方的兵力對比,除了楚軍號稱的二十萬在史記中有明確記載之外,漢軍和齊軍的兵力都成迷。濰水之戰在中國古代軍事史上一直被當作是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之一,然而這一戰的兵力對比到底如何卻很難有定論。在韓信破齊之前,劉邦曾經以很無賴的手段跑到韓信營中奪了他的兵權,然后“拜韓信為相國,收趙兵未發者擊齊。”(《史記。淮陰侯列傳》)按理說,韓信當時的兵馬全被劉邦強行借走了,攻齊的兵馬都是重新整頓出來的,不會太多,能有數萬已經很不錯了。然而史記中又寫到:

     

    【韓信已破趙,為相國,東擊齊。參以右丞相屬韓信,攻破齊歷下軍,遂取臨菑。】《曹相國世家》

     

    【(灌嬰)以御史大夫受詔將郎中騎兵東屬相國韓信,擊破齊軍於歷下。”】《樊酈滕灌列傳》

     

    曹參和灌嬰,是劉邦手下為數不多的兩個能打仗的將領,都派給了韓信攻齊,可見韓信在攻齊之時的兵力并非只有“趙兵未發者”,還有來自曹參和灌嬰的兵馬。再加上攻破臨淄之后收編的齊地敗軍,參與濰水之戰的漢軍確數即便沒有十萬,也不會相差太遠。齊王田廣那邊,多是齊國殘軍,不會太多,估計不到五萬。而龍且所率的二十萬楚軍,因為是號稱,一般實際與號稱相比都是要縮水一半左右的,因此楚軍的實際兵力差不多是十萬左右。這么估算下來,濰水之戰齊楚聯軍與漢軍的兵力對比大約是1.5:1左右。

     

    以上就是濰水之戰的相關背景,總的來說,齊楚聯軍是占優勢的一方。

     

    后世多把龍且的失敗歸結于貪功冒進,這是不全面的。事實上,無論是從全盤戰略還是楚軍實際情況來考慮,龍且選擇疾攻都沒有錯。從《淮陰侯列傳》中的這一段描寫可以得知,當時有部下建議龍且一邊堅壁深壘,一邊策反齊地城池,以使敵人不戰而降。這一策略聽起來是很完美,似乎已經達到了孫子兵法中“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境界。然而,事實上,這完完全全就是紙上談兵,無稽之談。

     

    首先,項羽派給龍且多少兵力?二十萬!此時,楚漢相爭的主戰場滎陽成皋一線還處于膠著狀態,彭越又不停地在楚軍的腹地進行丅游擊破壞。在這種形勢下,項羽還抽調出二十萬大軍前往救齊,幾乎分出了楚國三分之一甚至一半的兵力。項羽寧愿主線戰場吃緊,也要派兵救齊,這是為什么?為的就是在齊地戰場上爭取到主動權,打破現下雙方僵持的局面。龍且若是就這么讓二十萬大軍屯在濰水東岸堅守陣地,然后寄希望于齊國人民群眾能夠自覺地接受策反,項羽不氣吐血就怪了。

     

    其二,二十萬大軍,不是小數目,糧草是一大問題。楚漢相爭之中,楚軍最大的劣勢就是糧草輸送。劉邦身后有整個關中糧倉作為支撐,且在蕭何的調度下一直有著穩定的糧草供給。西楚本就不如關中富足,且最為致命的是后方不穩。彭越的游擊很大程度上破壞了西楚的輸糧通道,使得前線供糧捉襟見肘。為此,項羽不得不親自帶兵在梁地一代與彭越周旋。在這種情形之下,二十萬大軍在那里堅守個十天半月,將對楚軍后方形成極大的負擔,也不利于軍心士氣,疾攻才是正確選擇。

     

    其三,不戰而屈人之兵,在秦末的亂世中,是不現實的。韓信攻齊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韓信攻下齊國之前,劉邦已經派酈食其前往齊國,齊王也接受了勸降。然而,韓信還是堅持繼續攻齊,這是為什么?一方面,他是受了蒯徹的鼓動,立功心切,而另一方面,劉邦確實并未對他下詔停止攻齊。劉邦既然已派出酈食其前往說降,為何還派兵攻打?很顯然,當時的天下局勢,沒有人會信任諸侯間這種所謂的“聯盟”。齊國今日歸附于漢,明日很可能就又倒戈向楚,只有從武力上直接占領齊國,才能確保其真正在自己的掌握之下。這一點,劉邦明白,韓信明白,項羽和龍且又何嘗不明白?齊國求援于楚國,只不過是想借楚國之手奪回自己的地盤。楚國發兵救援,也正是想借此機會占據齊地。當時楚漢實力幾乎相當,誰占據齊地,誰就能在天下之爭中占得先機。因此,項羽派這二十萬大軍救齊的目的,就是要將齊地拿下,絕對不是要幫齊國奪回失去的土地。這一點,龍且非常清楚,因此他果斷否決了這一荒謬而不靠譜的計策。

     

    既然疾攻的戰略并無差錯,那么龍且到底敗在何處呢?兩個字,輕敵。龍且對韓信的評價是:“吾平生知韓信為人,易與耳。”史記里面只有這么一句,漢書中對此處的描寫要更為詳細:

     

    【龍且曰:“吾平生知韓信為人,易與耳。寄食于漂母,無資身之策;受辱干跨下,無兼人之勇,不足畏也。且救齊而降之,吾何功?今戰而勝之,齊半可得,何為而止!”】《漢書?韓彭英盧吳傳》

     

    龍且認為韓信無“資身之策”,無“兼人之勇”,因此“易與爾”,這在邏輯上是顯然說不通的。韓信沒有養活自己的本事,沒有以一當十的武力,這與他的軍事才能有什么必然聯系?倘若韓信還是當初那個剛投入項羽帳下的普通小卒,這樣揣度他還情有可原,畢竟那時韓信還沒有什么光彩的履歷。可是,此時龍且面對的韓信,已經是劉邦伐楚的最高軍事統帥。他自出關后以迅雷之勢拿下關中,隨后又一年之內連下魏代趙齊,已經展現出了超強的軍事才能。暗度陳倉、木罌渡河、背水列陣、拔旗易幟,這些出奇制勝的經典戰役更是顯示出韓信用兵的詭詐多變不可捉摸。然而在這樣的情形之下,龍且依然認為韓信“易與爾”,這顯然是自取滅亡。

     

    除了輕敵之外,還有人說龍且敗在貪功,主要就是他說了這么一句話:“且夫救齊不戰而降之,吾何功?”要說龍且一點也不貪功,那絕對是夾雜了個人感情想要洗白他。然而,有些文章說龍且是貪圖什么封侯拜相裂土封王之類的功勞,我在此要強烈地反駁一下。龍且自項氏起兵之日起便已身居大司馬之位,如今已是整個西楚除了項羽之外的最高級別將領、軍事統帥,他功再高還能高過此位么?至于裂土封王,前面也說了,項羽身邊最信任的幾個人,無一封王。這并不代表項羽不愿意封他們,而是因為項羽此前的分封,為的是分化各諸侯,逐一擊破,以達到他一統天下的目的。天下大定之后,龍且他們這一批有功之臣自是少不了封賞的。況且非要算個人功勞的話,不論“不戰而降之”還是真刀真槍地打,在功勞大小來說,是沒有什么區別的,都是“下齊地”。倘若不戰而屈人之兵就不算功勞,蒯徹當初為何要拿酈食其來激韓信?

     

    【范陽辯士蒯通說信曰:“將軍受詔擊齊,而漢獨發間使下齊,寧有詔止將軍乎?何以得毋行也!且酈生一士,伏軾掉三寸之舌,下齊七十馀城,將軍將數萬眾,歲馀乃下趙五十馀,為將數歲,反不如一豎儒之功乎?”】《史記。淮陰侯列傳》

     

    因此,我堅定地認為,龍且這句“吾何功”,并非指他一己之戰功,而是指項羽交給他的“打下齊地”這個任務。他接下來的話也印證了這一點:“今戰而勝之,齊之半可得,何為止!”他此刻最迫切的念頭,便是攻下齊地,替項羽奪取整個楚漢戰爭的主動權。

     

    之前我們也分析了,從戰略上來講,這樣積極求戰的心理并沒有錯,疾攻確實是有利于楚軍的選擇,是龍且對韓信的片面認識及輕視,才導致了這一場慘敗。

     

    我們再來回顧一下濰水之戰的具體經過。當時韓信軍在濰水以西,龍且軍在濰水以東,首先是韓信渡過濰水向龍且發起主動進攻。此時龍且見韓信半渡,立刻引兵擊之。《孫子兵法?行軍篇》中提到:“勿迎之于水內,令半濟而擊之。”《吳子》《六韜》等各種兵法也都提到“半渡可擊之”,在此就不一一列舉了。總而言之,從兵法的角度來說,龍且此時對韓信半渡而擊,這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之后韓信佯敗,撤回河西岸,龍且大喜,便乘勝渡河追擊。按理來說,乘勝追擊原本也沒什么大錯,但追擊是需要條件的。大家都很熟悉的《曹劌論戰》中就提到:“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真敗與佯敗的區別,兵法都有描述,且久經戰陣的將領們憑經驗也并不難判斷出對方是真正潰敗還是佯敗誘敵。那么歷史上為何還有那么多人因此而中計中伏?說到底,還是輕敵。在被勝利沖昏了頭腦的情況下,人們常常會失去判斷能力。龍且此時也正是犯了這樣一個錯誤,他見韓信潰敗,很高興地說:“我就知道這小子怕了。”他原本就對韓信有輕視之心,此時又是這樣的心態,又如何還看得出韓信是真敗還是佯敗呢?

     

    于是,龍且身先士卒地追擊著韓信渡過了濰水,杯具就在這時發生了。上游突然有大水沖下來,將龍且正在渡河的部隊攔腰截斷,此時龍且與他的先頭部隊已經追擊韓信到了河西岸,而大隊人馬還留在東岸,不得渡。此時龍且再發現不妙,為時晚矣。以數千人對十萬人,別說是龍且,就算是項羽在此,也是插翅難飛了。

     

    囊沙決水,這樣的計策,雖然不是后無來者,但絕對是前無古人了。從理論上來講,韓信這一計策能成功是具有一定偶然性的。第一,他將上游堵住,必然導致下游河水變淺,倘若龍且發現了這一異常,派人去上游查看,那么這一計劃就都暴露了。第二,決水的時機很重要,決早了,龍且若是還未渡河,決晚了,楚軍大半已渡,漢軍再無優勢。當然這還取決于韓信對龍且的了解,并不是所有將領都像項羽龍且這樣身先士卒的,有些將領喜歡坐鎮中軍甚至后軍以便指揮全局。

     

    倘若龍且并沒有沖在前頭,韓信這一計策也就完全不奏效了,不能生擒或擊殺龍且,而僅僅是剿滅一小股先頭部隊,這對漢軍來說并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利益。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韓信能夠準確掌握龍且的心理,并預測他的動向,這正是韓信的高明之處。《三國演義》中的諸葛孔明,其料敵先機、神機妙算,便是頗有韓信之風。

     

    雖然孔明先生自比“興漢四百年之張子房”,劉邦給張良的評語亦是“運籌策帷帳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史記。高祖本紀》),然事實上,張良給劉邦獻的計策多是政治方向上的把握,他更大程度上是一個政治家,謀略家,而非軍事家。而諸葛亮那種近似于神棍的判斷力和洞察力,確確實實與被后世尊為“兵仙”的韓信頗為相似。譬如諸葛亮火燒新野之后水淹曹軍,估計就是以濰水之戰為原型的。

     

    韓信之勝,還勝在于他對戰場形勢的了解。形勢,不僅僅是指對陣雙方的軍事實力,還包括天時,地利,以及一切能夠影響到戰事的因素。雖然不能要求每個將領都如諸葛亮那般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能預測幾天后的天氣,但基本的天時地利還是要知道的。譬如龍且,他若是留意一下濰水每日的深淺如何,也就不會發生后面的杯具了。而韓信,幾乎每一戰都能將天時地利運用的恰到好處,這也正是他被譽為“兵仙”的一大原因。韓信用兵一大的特點便是對戰場周邊因素的利用,譬如先前破魏之戰的木罌渡河,井陘之戰的背水列陣。濰水之戰更是韓信軍事生涯中的巔峰之作,這一戰,韓信之計策的絕妙之處有二。其一,優勢與劣勢的轉化。漢軍對楚軍,原本在兵力上處于劣勢,韓信這一計,將楚軍先頭部隊與主力分割開來,漢軍由原本的以少敵多變成了以多敵少,己方在兵力上的劣勢瞬間轉化為了優勢。其二,借河水之力截斷楚軍。其實要達到這一效果,還有另一種選擇,就是在濰水西岸設伏,詐敗后趁龍且渡河之時反過來對他半渡而擊。然而這樣做是有一定風險的,畢竟韓信此時手下都是新近收編的兵馬,單兵作戰能力遠及不上楚軍,漢軍兵力又處于劣勢,若是伏擊不成很可能反被楚軍圍殲。而韓信囊沙決水的創意,不費一兵一卒就實現了這個效果,而且使得楚軍在短時間內無法增援,確保了百分之百擒殺敵軍主將。

     

    濰水之戰,可以說龍且除了兵力占優外,其他各項上都完敗給了韓信。韓信對龍且的用兵風格作戰特點了如指掌,龍且卻對韓信一無所知甚至極度輕視。韓信熟悉戰場地形并能加以利用,龍且卻未加留心。韓信于戰場上能夠料敵先機,龍且卻大意輕敵乃至不識詐敗。這一連串的對比都昭示了龍且失敗的必然性。

     

    關于龍且之死,如果不深究的話,大家都認為是在濰水之戰中為韓信所殺,再詳細一點就是被曹參灌嬰部所殺。然而查看一下《史記。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就會發現,龍且之死有眾多疑點。以下為功臣表中提到“殺龍且”這一項的將領:

     

    陽都敬侯丁復:【屬悼武王(呂澤),殺龍且彭城。】

     

    肥如敬侯蔡寅:【以車騎都尉破龍且及彭城。】

     

    樂成節侯丁禮:【以都尉擊籍,屬灌嬰,殺龍且。】

     

    中水莊侯呂馬童:【以司馬擊龍且。】

     

    高陵圉侯王周:【以都尉破田橫、龍且。】

     

    另外再加上曹參與灌嬰:

     

    曹參:【從韓信擊龍且軍於上假密,大破之,斬龍且,虜其將軍周蘭。】《曹相國世家》

     

    灌嬰:【東從韓信攻龍且、留公旋於高密,卒斬龍且,生得右司馬、連尹各一人,樓煩將十人,身生得亞將周蘭。】《史記。樊酈滕灌列傳》

     

    于是綜上所述,龍且被漢軍七個將領在兩處不同的地點分別圍毆致死。由于大多數史記的版本都沒有包括功臣表,誰沒事也不會去研究功臣表,因此我們普遍都是以三個傳記為準的。然而丁復和蔡寅在功臣表中的“殺龍且彭城”究竟是怎么回事?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首先,傳記的記載中并未提到呂澤參加了濰水之戰,龍且若真是死在彭城,必然是在另一場戰役中。

     

    然而,劉邦破彭城已經是在很久以后了,龍且若是在濰水之戰中僥幸逃脫回到彭城,然后死于漢軍攻破彭城之日,這期間相差數月,傳記中為何會說他在濰水之戰已被擊殺?史記的年表和傳記中有很多這樣的矛盾之處,因此我們也無法知道究竟哪一個是真相了。不過歷史上這種模糊不清之處正是可以用來YY的,我的推測是,龍且當時在濰水并未戰死,而是殺出一條血路直奔彭城而去,結果正好在彭城附近遇上了呂澤所部,于是就不幸了。

     

    當然這只是對功臣表中這一矛盾之處的推測而已,我還是相信傳記所說的龍且在濰水被韓信部所殺,畢竟數萬大軍包圍幾千人,沒理由讓他逃脫的。于是我還是傾向于另一個YY版本:龍且在被包圍后奮力死戰,拒不投降,最終被灌嬰騎部射殺,或像項羽一樣悲壯自刎。至于這么YY的原因,前面也說過了,對于龍且這種敵軍高級將領,肯定是能生擒就生擒的,不可能趕盡殺絕,龍且的副將周蘭就沒有死。由此可見,龍且真的是對項羽忠心耿耿,寧死不降啊!當然他更可能是與曹咎一樣,因兵敗而無顏再面對項羽,寧愿一死,正如項羽最后無顏見江東父老那般。

     

    歷史上龍且到底是死于何人之手,已經永遠成迷了。這位項羽手下最優秀將領的過早戰死,使得項羽在楚漢相爭后期實力大減,再無滅漢之力。龍且死后一年,項羽在韓信的十面埋伏中走投無路,最終自刎于烏江之畔,為時五年的楚漢之爭宣告終結,從此,天下歸漢。

    歷史崔公眾號>

    歷史崔的中國歷史名人公眾號
    幸运赛车视频直播电脑版
    <dl id="du2xo"></dl>
  • <dl id="du2xo"><ins id="du2xo"></ins></dl>
    <dl id="du2xo"></dl>
  • <dl id="du2xo"></dl>
  • <dl id="du2xo"><ins id="du2xo"></ins></dl>
    <dl id="du2xo"></dl>